Game App Developer Conference 場外雜記

3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johnson_lin
johnson_lin's 的頭像
Game App Developer Conference 場外雜記

本篇紀錄內容主要是 2012 年 12 月 Game App Developer Conference 期間,沒有任何其他型式紀錄保存的場外活動,但又覺得不寫下來可惜的部分。不見得和獨立遊戲有關,甚至不見得和遊戲有關。而且這篇也不是訪談稿,事情是從我和 KWL 與 Faust 跑去機場,接 Tengami 開發者之一東江亮先生開始的,這種情況下,當然也不可能隨身使用錄音筆或一直照相。所以基本上這只是一篇碎碎唸性質很高的回顧。您看完之後可能會有很多想法,也可能會覺得內容跳來跳去的不好讀,或是毫無反應 XD。至於為什麼會現在才寫....一方面是一直忘記要寫,一方面是這類的心得筆記也沒什麼時效性,過一陣子再來回頭看也許別有啟發吧。

※ ※ ※

時間是論壇開始的前一天,東江亮先生(以下簡稱 Ryo)與她的太太(以下簡稱 Riko)和我們搭著客運回台北,在車上拿出了特地帶來的伴手禮,沖繩名產雪鹽:

然後一面對著窗外正在蓋的不知道是機場線捷運還是新的高速公路猛拍照,不曉得是單純觀光客模式,還是身為遊戲開發者已敏銳地開始到處取材 XD...。一開始老實說還真不知道要聊什麼,我們和 Ryo 也只有在九月底 TGS 的 Sense of Wonder Night 2012 時簡短照過面,後來為了邀請 Tengami 團隊來而發過幾封信而已。結果想不到一開始都是他在講話,直到他問了「大家是從哪一款遊戲開始遊戲生涯呢?」話題就如濤濤江水般停不下來了 XD

從 Mario、Zelda、Rockman、Sonic 到古典時期的 FF & DQ 等等一路細數下來,雖然我們的資歷可能差了超過十年,但是打開話夾子的還是這一堆共同的經歷(又大概因為下意識覺得對方日本人吧,所以當時想的也都是日本家機的成名系列:p),到後來 Ryo 也說到這幾年來日製遊戲,以及 TGS 情勢的轉變與衰退徵兆,與移動平台的強勢崛起,他也就不免提起 GREE 最近表現出來的態勢。

他一方面覺得,GREE 也許算是日本遊戲業另一個希望,而因為我心目中並不是這麼想的,便反問了 Ryo 對於 GREE 目前端出的遊戲,以及經營模式或對遊戲文化的影響的看法。Ryo 覺得在商言商,也許這類的公司營運將利潤最大化為第一優先考量,也許如 Tengami 之類的遊戲是永遠不可能由 GREE 這類公司推出,但是他也欣見如此。不論製作遊戲的出發點與立場為何,說到底任何開發者也都一定想要取得商業上的成功,並沒有根本上對與錯的問題。

也有聊到 Ryo 和 Riko 進遊戲業之前的事。兩位都是赴海外唸書(如果沒記錯應該都是去英國),Ryo 的專長是 3D 建模與動畫製作,Riko 則是網頁設計與其他美術相關,兩人並非畢業後就直接進入遊戲產業。因緣際會之下才到了 Rare 公司工作,好幾年來主要負責的工作都是角色動畫,也是在那邊認識了一同發起 Nyamyam 工作室的其他兩位成員,Phil 與 Jennifer。很特別的是,並沒有因為 Phil 與 Jennifer 專長是程式、Ryo 與 Riko 專長是美術,他們之間就有所謂的 Artist、Programmer、Designer 之類的分別。在他們的名片上全部都印著「Game Creator」的字樣,他們覺得遊戲開發的所有設計想法與困難克服,都是團隊中全員一起參與,細節上當然有分工也有合作,但並沒有因為專長的不同就區分彼此。

講了很多終於快到台北了,但是才想到午餐問題似乎沒有解決!Ryo 在幾天前寫信跟我確認接機事宜的時候,他跟我提起了「點心」(他信中拼成 Dim Sim),我看了實在是滿頭問號!用 Google 搜尋「Dim Sim」一直查到「鼎新」之類的 .... 厚著臉皮回信說「抱歉請問 Dim Sim 是啥 orz」,他特地查了中文來回我「飲茶」,我才終於瞭了囧,然後一直跟 KWL 與 Faust 問到底港式點心要吃哪裡好,平常怎麼會去吃那種東西啦啊啊啊啊

下車前一問,才知道他們只是想吃道地台灣食物,但不知道港式點心和台灣人平常吃的有什麼差。確實以刻板印象來說,華人吃的東西在外國人眼中,不免會直接聯想到茶樓、點心、電影電視上會看到的中式餐館等等印象。好吧,既然只是誤會,那就簡單了,Ryo 和 Riko 住的飯店就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和永康街沒幾步路,雖然我從捷運東門站開好後還沒去過,但是至少知道要找吃的那邊一定沒問題。

所以後來去吃了:

總之就是永康街裡面一家還蠻容易找到的刀削牛肉麵,牆上掛滿一整片的獎狀。然後,在點菜時突然間陷入了意外的窘境。我們在討論遊戲時,用英文溝通如何地順暢,加上 Faust 偶爾搭配流利的日文,一跳到台灣食物的話題時,忽然發現什麼東西都無法解釋了!對於 Ryo 來說「Beef Noodle」這個字眼還很尋常,但是該店的麵種可以選「家常」和「刀削」,然後一瞬間沒人知道「刀削」該怎麼正確地表達出來 XDXD,經過了模糊的形容詞描述和比手畫腳之後,他們大概也理解刀削麵條的意思,但是隨後又得解釋刀削麵條吃起來感覺如何....算了,還是請直接吃了就知道了吧XDXD!

然後我得懷疑一下日本人說「うまいっ!」的時候,是不是都同一個表情,因為他咬下第一口麵的時候,我以為我們跑去做美食節目了 XDDDD。總之看起來刀削牛肉麵他吃得慣,而且驚人的事還在隔天晚上陸續發生... 不過那請留待後述。:p

因為我們一路上都有零星地在聊遊戲設計的想法來源,還有台灣目前都做哪些遊戲,目前的遊戲業生態等等,我記得其中一個問題是「台灣有沒有使用在地文化相關的題材來做遊戲」之類的,又因為 Ryo 大概被刀削牛肉麵 shock 到,他吃完麵後直呼「你們應該要做一個以牛肉麵為主的遊戲啊!」

這其實是一個有趣的點,時常我們會認為,在地文化是不適合放到現在全球化的遊戲市場的,因為外國人玩不懂,無法產生共鳴。而我們去做外國人的題材,老實說怎麼做也很難道地,因為缺乏那個生活環境。但另一方面來說,各種文化的混雜與衝擊卻又是遊戲產業多樣性的根本。很粗糙的分別的話,大概可以看成是「外行人可以看熱鬧」的在地文化,與「外行人無法看熱鬧」的在地文化的區別吧。Tengami 所帶來的古典日本風格摺紙無疑是前者,當然這點後來我們有談到更多...

※ ※ ※

食完牛肉麵後,之前與我們一起同步響應福島 Game Jam,以及高雄 KIDS2012 論壇的主辦謝承勳老師跑來加入我們,因為牛肉麵店不適合一直佔桌聊天,便移動到附近的丹堤咖啡續攤,而 Faust 還要趕場去接另一位講者 Yudo Inc. 的南雲先生。

謝老師在自我介紹的時候,Ryo 很感興趣的是台灣的遊戲人才培育環境如何,他似乎有點訝異台灣這類科系,都開在普通大學或科大裡。也許對他的印象來說,日本的遊戲人才教育主要是專門學校在做的吧。謝老師也跟 Ryo 介紹了他工作室過去的作品,小貓巴克里為主題的塔防遊戲,也談及一面做教學,一面自己也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需要持續從作中學,這是很多台灣遊戲相關科系的挑戰(而且南台科大真的算是不錯了);但 Ryo 也隨之提到了日本目前相關的困境。

先撇開專門學校,就談普遍的畢業生、社會新鮮人來說好了,日本已經長期處在一個經濟不景氣,社會氛圍低迷的狀態。在日本的電車或人行道廣告中,各式各樣的補習班訊息出現的頻率絕對不亞於台灣,年輕人希望有穩定的大企業、甚至最好是公家機關鐵飯碗的工作。家長會擔心子女出社會後,擠不擠得進相對穩定的環境,就算你是要做遊戲,也會希望你最好是進任天堂、CAPCOM 之類的公司。

問題是,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這些成長不如預期的大單位、或公家機關的門,當然是閉得更緊,另一方面想擠的人又更多。Ryo 覺得,如果大家都只找尋這些出路,那所有那些可能高達百分之九十幾超量的人才供應怎麼辦?他們只能等嗎?或是一直騎驢找馬嗎?日本專門學校每年釋出的社會新鮮人,量也非常驚人,而這些相對比較被定型的專門學校畢業生,出路又是哪裡?最重要的問題是,對於一個社會新鮮人,哪一條路走起來會比較風險?

這邊並不是要鼓吹自己跳出來做不風險──而是相對的,某個角度上來說,現在已經沒有一條不風險的路了。做遊戲做五年不成功可能性很高,考公務員考五年都沒上的可能性也低不到哪裡去,進公司又被裁掉的狀況滿街都是,這是這個年代所有人生存能力的考驗。

他也說到,供過於求的情況下,薪水是不可能漲的。這邊我拿了一個台灣的例子(之前大學時老師講的)跟 Ryo 分享:一樣是做 3D 建模,替建設公司或室內設計公司工作,案子夠大薪水好,需要的技能都是靜態建模或基本打光、無機物體設計;遊戲 3D 美術需要的技能標準高出多少?還要會角色動畫、貼圖一堆眉角、low poly、有時還要會 shader、scripting 等等各種技術,工時長兩倍,薪水砍一半。Ryo 因為是同樣背景出身,他想了想覺得也是....要是 Tengami 不賣座,他應該回頭去做比較有賺頭的 XDXD

Ryo 談到,在 Rare 的時候,他看著公司從不到百人,長到鼎盛時期,接近三、四百人的規模。後來因為公司產值萎縮,沒辦法全年無休養大部分在空轉的人,於是開始裁員。到最後 Phil、Jennifer 與 Ryo 主動離開公司的時候,Rare 只剩下一百出頭人。專案運作的方式改由 core team 主導專案,但一旦進入 production phase,就開始整批整批地發外包,然後由 core team 中的 key member 追著每一個接案單位,再進行整體協調。

那最後一段時間,Rare 的整個公司氣氛變得非常差。裁員時,公司只打算留下有能力擔當 key member 角色的人,所以公司內搞得有點人心惶惶:大家都想知道,你身邊的人明天還會不會在同一個位置上,甚至,自己明天還有沒有辦法進公司。

在這些外部壓力極大的情況下,Ryo 不免重新問自己發自內心的動力到底是什麼。這就回到了 Ryo 在演講時提出了那個最重要的問題:「這是我要持續不斷做四十年的事嗎?」如果穩定是不可求,那為何不跳出框架來想,有什麼事物是不能失去的?就算失敗了,他也有自信要回到公司並不困難,而且失敗的經驗也有其價值存在,可使自己下次的嘗試成功率增加,也可為他人借鏡。在這些考量下,為什麼不放手去進行一些「瘋狂」的事?

回到「在地文化」的議題,在 Tengami 出來之後,其實就已經有一些會關注這類訊息的網路媒體,因為 Tengami 的美術風格而報導,特別是經過 Sense of Wonder Night 2012 的發表後,製作團隊們收到了很多日本開發者給與的評價,其中最有趣的便是「為什麼這個主題不是日本團隊來做??」的驚訝感。Ryo 說所以當然 Nyamyam 裡面有他這個日本人是很重要的啦~,不過,在演講中大家也聽到,這個風格與主題是三人一起決定的,特別是 Jennifer 很喜歡古典日本風格的東西。

文章前面也大概說到,我認為有外行人「可以看」與「沒法看」熱鬧的兩種在地文化,Tengami 的美術風格,以及摺紙的概念無疑吸引了許多人的眼球,不論國際或日本本土。對於外國人來說,他們會覺得這種設計很少見;然而這種對異國人士具新鮮感的東西,如果你是日本人可能覺得稀鬆平常,或是覺得這種風格吸引不了歐美人士,當然這些都只是我們當下討論一些口頭推測就是了,我們也沒有做實際調查。不過,這是否代表著某些在我們生活週遭的事物,應該重新去檢視一番了呢?是否某些自己身邊美好的東西,有時候會需要陌生人來提醒?

Ryo 也提起,當然日本的各種紙類相關藝術,也多少可以追溯到中華文化,他便問起華人圈有沒有相關的事物存在呢?當然,各種傳統折紙(蓮花塔之類的?)是很容易聯想、剪紙也是一門古典技藝,不過類似立體書的折紙我個人是一時沒有想到(其實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沒特別去想就是了)。無論如何,如有類似情境,不妨仔細想想自己生活環境、在地文化中實際體驗過的東西,有沒有值得拿來發揮應用的,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思考方向。

於是 Ryo 又扯到牛肉麵,「你們一定要慎重考慮做個牛肉麵遊戲啊!」讓我不知道該回絕這想法還是真的認真思考 XDDD

※ ※ ※

時間到了傍晚,我們為了等 Faust、南雲、NIGORO 的楢村以及 PLAYISM 的 Will 到飯店一起再去吃晚飯,先跑去大安森林公園裡面散步。本來想說,從接機完到傍晚都已經連續聊五個小時了,很怕話題用光,結果又有了頗為神奇的談論方向。

他們兩位一走進公園沒多久,Ryo 就說「怎麼好像都沒有流浪漢?」.... 我們雖然沒去過日本幾次,但是也沒有什麼日本公園裡有流浪漢的印象,一開始以為 Ryo 在說的是英國,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還好謝老師說,天氣冷,台北車站比較舒服....,嗯對,車站裡還有 7-11 呢。XD

然後 Ryo 突然接話,說要是 Tengami 不成功,團隊破產的話,那就當個流浪漢好了。我還來不及問他是不是認真的,他就追加說,破產以後可以上群眾募資網站募款,說我家上有老母下有妻小,然後我們有這個真的很酷的遊戲,請捐款給我們吧 XDDD,Ryo 再三強調,這一定會是很成功的 buzz marketing 啊!有創意夠噱頭!

不過 Riko 當場拒絕了 XDDDDD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啥,不過仔細想想,要拿類似情境去搞群眾募資,在本意不假的前題下,這確實是很有噱頭;另外似乎也隱含了無論狀況再怎麼糟,你永遠要思考解決方案的態度。對他來說,好像沒有什麼困難是不能解決的。

在公園裡沒佇留太久,其他人也都到了飯店了,晚餐時一下多了很多人(下圖已為杯盤狼藉貌...):

然後因為吃晚飯時日本人的比例上升了,大家開始只說日文,我們不太會日文的只好很可憐地一直吃飯 XD

晚餐算帳時平均下來一人吃了 NTD 5xx,非常撐,Ryo 直呼很便宜,問台灣人會每天吃這些嗎?只能說日本物價實在太貴了,Sense of Wonder Night 2012 會後,我們台灣去的人和福島 Game Jam 的主辦團隊第一次當面相見歡,那居酒屋根本主菜都沒啥料,我一直喝烏龍茶就四千羊 orz

※ ※ ※

會議第一天的晚上,我們帶 Ryo 和 Riko 去逛士林夜市,這時已經學乖了,除了像臭豆腐這種英文講出來還有人知道的料理以外,其他的東西就是直接請他們吃就對了。

我們邊走也有邊聊一些有的沒的,像是延續先前講到他搞混台菜與港式、中式料理的事,延伸討論到一些中國與台灣之間,通常不是很多人願意提出來討論的部分(政治意味),他也能理解很多這些無法為外人道的事情。因為「日本/沖繩」曾經有部分雷同於「中國/台灣」的一段歷史,當然那是很久以前的過去式。但 Ryo 提到,他遇過不少日本人對於沖繩除了觀光以外沒有太多想法,但是沖繩當地人都瞭解相關的歷史事件。他說有時候還是會有不愉快的事情,雖然我不太清楚這是客觀的觀察,還是主觀的意見...。

我也詢問過 Ryo 和 Riko,沖繩有沒有在地的遊戲開發環境與資源,他們是說基本上沒有什麼本地長起來的東西,沖繩在地相關產業重心也只有一個,就是從台灣分過去,現在鼎鼎有名的日本西基動畫。他看到不管是國際遊戲社群的活絡,或是這次來台灣遇到我們這些剛起步的人,都讓 Ryo 覺得這些是很可貴的資源,沖繩應該也需要這樣的社群,也許他回去後會想聯繫沖繩當地的其他遊戲開發者也不一定吧。

   

後來在夜市裡與同樣跑來這裡的 Will & 楢村碰到面,我們也已經逛了快半圈,整個過程中我們最驚訝的是,這些日本人什麼都吃啊!臭豆腐、蚵仔煎這種是基本中的基本,後來連鴨舌之類的都吃了,最後還逛到最神秘的大雕燒,是整個士林夜市中唯一一個把這幾位遊戲開發者擊退的食物。(不過,南雲先生在最後一天晚上也跑去士林夜市,而且真的吃了大雕燒,他還特別挑了巧克力口味的,說「黑色的才是名器」)

這時就要說好險,Ryo 演講時最後放了一張他在夜市拍到的食物照,裡面沒放大雕燒,不然那氣氛就毀了 ......

我們也有經過慈誠宮,像 Ryo 與 Riko 本身是美術專長,對文化藝術的東西自然是很有興趣;楢村製作的 La-Mulana 裡面,也有很多異國風味的古蹟神像,他們看到廟宇眼睛都瞬間發亮,很快地就逛了進去。Ryo 看著龍柱一面說「這連用 ZBrush 都不知道要刻多久,到底是怎麼真的刻出來的?」

  

Riko 在他們買碳烤雞排的時候問我說,台灣本土有沒有如 Hello Kitty 一般全國知名的「虛擬角色」,我一開始想了一想,覺得 7-11 Open 將之類的應該算吧,介紹了一點之後,我心念一轉,決定冒著可能無法三言兩語解釋清楚的風險跟她介紹──

史豔文。

然後還很冒昧的問他們,有沒有興趣看一下現在台灣最新的布袋戲?所以隔天晚上講師聚餐完後,我就真的拿著最新的《天地風雲錄之九龍變》,跑去他們飯店房間放影片給 Ryo、Riko 和楢村看。配音都是講台語他們當然聽不懂(雖然這齣戲偶爾會配一點日文..),不過因為第一集武戲很精彩,所以他們也看得蠻過癮的。無論在他們心目中對於這樣的東西看法如何,至少算是很新鮮吧。:p

※ ※ ※

最後放一些會議結束後講師聚餐的照片:

   

某些意義上,這樣的場景是很有紀念價值的。希望這次是個好的開始,也希望我們在 2013 年也能繼續讓這樣的場合再現。:)

Husky
Husky's 的頭像

這真的是很棒的經驗呢!

另外"黑色的才是名器"讓我大笑XXD

Steven Peng
Steven Peng's 的頭像

很棒的分享,有身歷其境的感覺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