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紙袋君

3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johnson_lin
johnson_lin's 的頭像
永遠的紙袋君

1/24 ~ 1/26 的 Global Game Jam 2014 台灣各會場都無事結束了。首先當然很感謝所有參與者跟各會場的主辦人的投入,但是經過一夜沉澱,有些事情想慢慢地跟各位說。

回家看到活動照片上線後,這張工作人員的合照,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好有一個神秘的空位。所以我就 PS 了下面這張照片。

當然光源跟透視有點問題。不過我希望這張圖是所有台灣的 game jam 參與者可以記得的一張圖。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就得講點故事了。

這次 Global Game Jam 2014 台灣微軟場同時也被我們自己稱做 MIT Game Jam #3,若是有從 MIT Game Jam #1(2012 年 4 月在元智大學舉辦)就開始關注我們的朋友,應該會對這個名字比較有感情一點。它其實是我們第一次主辦 game jam 時所訂的某種座右銘(或口號)── Make It Today! 大概的意思是「就從今天開始做吧!」,譬如說做完你的 game jam 遊戲,或是從今天起台灣也有公開定期的 game jam,之類的意思。

當然搭配 Made-in-Taiwan 也是在當初的考量之內,還有包含某天可以跟麻省理工學院的 game jam 打架認親。XD

(不過再次強調,我們不是在台灣第一個辦 game jam 的團隊,目前已知能查到的紀錄是亞洲大學曾經參與 Global Game Jam 2011)

這個名字,就是當初 Faust、KWL 跟我在摩斯漢堡明耀店(地下室那間),和另一間忘記叫啥名字的義大利麵店討論出的其中一組名稱。當然之前在 KIDS 2012 的 Game Jam 主辦人 panel 上提過,最後會定這名字是拿到 G+ 小圈圈去問,然後半路說了一句「Make It Today 不賴啊」,就這麼定了。:P

然而,MIT Game Jam 搭著 Global Game Jam 2014 堂堂進入第三年度,本來應該看著這一切繼續成長的 Faust,卻已經不在了。

 

2014 年 1 月 20 日晚上,就在 GGJ14 開始的前四天,Faust 永久登出了。

 

這一週下來,我們看著自己的 Google Drive 資料夾,包括 GGJ 開幕影片的字幕,工作準備清單,各式各樣的資料,沒有一個地方看不見 Faust 的蹤影。在那個當下,我不知道自己要抱持著何種心情去看待這次的 Global Game Jam。編輯開場投影片時,我甚至還依稀認得出哪幾行字是他 key 進去的,哪幾行字是我們過去一路辦各場 game jam 反覆修改過的。只能暫時地用時間壓力來逼自己盡量不要去想這些事情。

 

※ ※ ※

 

獨立遊戲開發者分享會的工作團隊嚴格上來說跟 Faust 不能說非常熟,畢竟我們既非親人兄弟也非長時間的同事。他進遊戲業時我們可能才剛上大學吧。不過 Faust 對於我們來說,我認為有一層非常特別的意義。

我還記得是 IGDSHARE 舉辦第三次,2011 年 9 月的東京電玩展會後分享,那次因為我們針對 Sense of Wonder Night 2011 做介紹,結果真的就吸引到了幾位同樣有去 SOWN 的業界前輩來與會。一個在分享會上「很明顯比其他會眾多話的人」,是我自己對 Faust 的第一個印象。

後來到底是怎樣漸漸在 G+ 跟 plurk 上越聊越多我已經忘記細節了。但是從那次分享會起,Faust 幾乎是每一次都會報名,而且幾乎都是頭幾個報的。

某次碰面我們就聊到 Game Jam 的事情,Faust 說他在想為什麼台灣都沒有人辦 Game Jam,我說正好我們也有一樣的問題,雖然亞洲大學辦過一場,但是後來就再也沒看過公開的相關活動了,而且就算我們自己要辦,也不知道從何辦起。問過了幾位前輩,大致上的回應都是「感覺有點難度」,譬如說同組人用到不同工具怎麼辦、工具熟悉度差太遠怎麼辦、誰要負責「帶人」、誰會來參加,諸如此類的問題。

我自己參加過 2007 跟 2008 年的「夜市工作坊」,所以我知道這種活動是可行的。不過參加過類似活動是一回事,到底要怎麼辦才辦得起來?我們一點頭緒都沒有。

一直到 2012 年二月一號,Faust 說他透過日本朋友得知,他們那邊有一場 Social Game Jam 在 2/11-12 要舉辦,他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親自跑一趟去觀摩。

 

結果二月二號他就說他機票已經買了!

當然大家記得的是我們在 2012 年三月份的分享會,搭著 Faust 對 Social Game Jam 的介紹,順帶對外公佈 MIT Game Jam。當然實際上從二月份開始,我們就跟 Faust 一直在籌備這件事情。我們延用至今的各種流程、活動辦法、文件,絕大多數都是在那一個多月之間所留下的。

如果沒有 Faust 臨時起意的日本行,可能時至今日,我們還辦不出一場像樣的 game jam。

 

※ ※ ※

 

籌備 MIT Game Jam 的同時,Faust 也跟我們告知了日本的福島 Game Jam(FGJ)這回事。當時的計畫便定為 MIT Game Jam #1 先為我們自己暖身,也在大家能搜尋到的地方留下一個這樣的活動紀錄,為的就是預備好響應年中的第二屆 FGJ,以及隔年一月的 GGJ 2013

透過 Faust 跟日本方幾個月下來的連繫越來越密切,我們發現這不單純只是「再辦一場 Game Jam」的意義而已。除了「Unity 仙人」石川将光先生特地來台灣參加 FGJ 台北資策會場,跨國、跨會場活動很酷以外,在連繫跟互動的過程之中,我們首度看到了日本的開發者社群以及相當活躍的 IGDA 日本分會。

台灣過去也曾經有 IGDA 分會(當然不是政府立案的法人),只是存在的時間大約為 2004 ~ 2008 年,而且主持人是一位外國開發者,從 IGDA 舊討論區上的訊息只看得出他因故需要回美國,想要找接任的主持人,但是沒人回應他,分會就消失了。Faust 跟我們也都談論過關於 IGDA 的可行性,但是與當時在辦 Game Jam 前同樣的,我們不知道如何下手。

但經過了 FGJ,我們透過 Faust 得知了越來越多關於 IGDA 日本分會的消息,也在 2012 年的東京電玩展之行,參加了福島 Game Jam 的主辦群的慶功宴。對於日本分會的現任會長小野先生在吃飯時玩笑似地高喊「好吧!我們就地宣佈 IGDA 台灣分會成立!」,至今還印象深刻。

 

同時,2012 年底也是資策會舉辦第一屆台北遊戲 App 開發者論壇,原本 Faust 跟我們曾討論在論壇上宣佈 IGDA 台灣分會重新啟動,但是復會程序當時有些不確定,以及有些基礎門檻的限制,只好延到配合 GGJ 2013 才發佈這個消息。但即便如此,會議上請到的南雲先生、楢村先生以及東江先生,還有跟其他好幾位日本開發者的直接連繫都是從 2012 年下半,FGJ 及 TGS 之後陸續展開。論壇上 Faust 擔當南雲先生的翻譯,他一直開玩笑說,以後他一定要跟資策會范先生收翻譯費。

如果沒有 Faust,台灣開發者跟日本開發者雙方社群之間的連繫,基本上是連有效溝通都有困難。這不單單只是會不會講日語的問題,而是 Faust 貢獻了他過去與日本開發者之間的人脈、積極地讓台日社群促成合作的機會。

快轉到 2013 年的 GDC,除了透過 Faust 讓我們一群根本不太能講日文的人跑去 IGDA 日本分會 Party,也跟 BitSummit 的主辦人搭上線,到今年一月中以前也一直都是 Faust 在跟 BitSummit 主辦人保持連繫。我們還在跟東江先生等幾位開發者在聊,說大家一定要到 BitSummit 2014 再碰一次面。

遺憾的是 Faust 沒辦法親自到 BitSummit 了。

 

※ ※ ※

 

大家還記得《Indie Game: The Movie》嗎?如果你現在上 Steam 打開它,選擇「正體中文」字幕並看到最後出現譯者與校稿名單(01:36:16 處),你會發現 Faust(李家屹)的名字掛在上面。

如果你回頭去看 Global Game Jam 20132014 的開幕影片,你也會發現 Localization 名單中有 Faust Li 的蹤影。

在 IGDA 分會的 Skype 聊天頻道上,小野先生跟大家聊他去 Casual Connect Asia 的心得時,曾說出「《勾玉忍者》的日文版看起來根本是日本人做的在地化」這樣的稱讚。當然,譯者是 Faust。

提到 Casual Connect Asia,還記得當時 Indie Prize 上的作品列表缺了中華民國國旗,正當眾人有點不高興之際,Faust 馬上就透過了 IGDA 連絡上 Casual Connect Asia 的人員,國旗就回來了。後來在 Sense of Wonder Night 2013,《Space Qube》 入圍時被掛上了莫名其妙的奧會旗,又是大家嘴巴上說不爽時,Faust 鍵盤敲一敲,馬上所有入圍作品的國旗都同時消失了。

小野先生也曾為了集結 100 則值得一讀的遊戲開發相關文章,打算出版成冊,而向 Faust 邀稿。Faust 將台灣遊戲產業的發展整理成一篇文章交給了小野先生。我記得為此他有段時間一直往圖書館跑,因為要查很多數年前、甚至十數年前的遊戲雜誌。

善於溝通、提攜後進、不吝分享、投入社群、頭腦清晰、做事神速,我沒有正式跟他合作過什麼專案,但是從 2011 年 9 月認識他到現在,我甚至很難講出他有什麼缺點。雖然 Jon Blow 講過如果你看不出一個人的缺點,那你可能還不夠認識他。不過這就是我記得的 Faust。

我還記得我跟 KWL 都曾經問過他大概這樣的話:

「為什麼你在遊戲界有一定資歷,做得好好的卻要投入這麼多來幫社群,幫我們?」

Faust 的回答是:

「也沒為什麼,就只是欠一個雞婆的人罷了。」

 

 

謹紀念永遠的紙袋君,李家屹。

 
KWL
KWL's 的頭像

補充其他 Faust 的影片:
MIT Game Jam 結束後,向日本朋友說的感言:

福島Game Jam 2012過程中,與日本會場連線實況:

Global Game Jam 2013,與日本工科大會場進行連線:

Faust 與台灣的 Game Jam 是一體的,我們會繼續完成他所做的事,並將 Faust 的精神繼承下去。

Sam Huang
Sam Huang's 的頭像

這次有幸可以參加,和大家一起作遊戲很快樂。
也祝大家身體多保重好能繼續製作好玩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