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 2015] 遊戲不只是娛樂!美國白宮眼中的遊戲業

1 篇文章 / 0 新
Max
Max's 的頭像
[GDC 2015] 遊戲不只是娛樂!美國白宮眼中的遊戲業

Mark DeLoura,曾任職於美國任天堂、Sony Computer Entertainment America (SCEA)、THQ、UBISOFT 等遊戲大廠,在 Game Developer Magazine 擔任過總編輯,也是《Game Programming Gems》系列的作者之一(*),擁有超過20年的遊戲業經歷。更酷的是他在2013年進入美國白宮,在科技政策辦公室擔任數位媒體高級顧問一職,成為相當罕見的,資深遊戲業人士成為政府官員的案例。

在 GDC 2015,DeLoura 以《A View from the White House: Games Beyond Entertainment》為題的演說,向大家分享美國政府對遊戲應用的看法。

*註:《Game Programming Gems》以及《Game Programming Gems 2》的作者

以下是筆者對此次演說的一些重點心得整理:

 

*** 遊戲具有各種可能性 ***

「大家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政府會對遊戲有興趣。」對於這個疑惑,DeLoura 首先提到了三款遊戲的名稱:

《The Oregon Trail
這款遊戲的首發在1971年,是一款讓玩家體驗西部拓荒時代的冒險遊戲,具有很棒的歷史教育價值。

《Dance Dance Revolution》
知名的音樂節奏遊戲,將遊戲與運動融合在一起的玩法在當時相當創新並受到歡迎,因而掀起了極大的熱潮。

《Wii Sports》
伴隨著 Wii 一起發售,在全球造成瘋狂的休閒體感遊戲,並且成功的吸引了很多的休閒玩家。

接著他特別講到《Foldit》這款遊戲,《Foldit》是一款實驗性質的蛋白質折疊遊戲,由華盛頓大學的電腦科學和工程學系以及生物化學系共同開發,《Foldit》以已知的蛋白質結構為題目,希望能利用人腦特有的三維圖形匹配能力,讓玩家操作類蛋白質來解謎。並且透過分析玩家在解謎時的思考途徑,進一步改進現有蛋白質折疊軟體的演算法。

另外一方面,美國政府自二戰以來開始重視利用媒體來推廣政府政策,從二戰時期的宣傳影片,到如今甚至會利用遊戲來進行政策的推廣。例如《Budget Hero》,這是一款模擬聯邦政府制定預算的遊戲。另一款《Moonbase Alpha》可以在 Steam 上下載到,玩家要扮演一名在月面基地上的太空人,必須為了保護在月球上的研究成果想辦法完成各種任務。

這些遊戲除了有趣之外,背後都蘊含了更深的價值。這代表遊戲除了娛樂性之外還能夠擁有更多的意涵。

「現在越來越多的團隊投入手機遊戲開發,要獲取玩家的青睞變得更加困難,如果你做出了一款相當棒的遊戲,大家會馬上一窩蜂複製你的遊戲。」DeLoura 提到:「這現象讓我感到好奇的是,還有沒有其他要素是能讓遊戲開發者感到興趣而關注的呢?

接著 DeLoura 提出更多的案例:

《EyeWire》--藉由群眾力量解決問題的公民科學

《EyeWire》跟《Foldit》相當類似,《EyeWire》希望能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從電子顯微鏡的剖面照片去重建錯綜複雜的3D神經網路模型。遊玩這款遊戲並不需要任何專業知識,玩家要做的就只有上色這一件事情,在上千張的顯微鏡剖面圖中,將你認為是同一個細胞的區域用滑鼠點擊著色,電腦就會幫忙將你建立的3D神經細胞樹圖顯示出來。視網膜的神經網路系統龐大無比,利用公民科學的力量,能夠幫忙解決這種無法依靠電腦、需要龐大人力來處理的問題。

《NeuroRacer》--透過遊戲訓練改善腦部老化

《NeuroRacer》人類同時執行多項任務的能力以及認知控制的能力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逐漸下降,而有研究表明多工處理帶來的緊張感能提高老年人的工作記憶以及維持注意力。《NeuroRacer》正是基於這種多工處理訓練的概念而設計出的遊戲,玩家在操縱賽車的同時,也要一邊分辨突然會出現的藍色、紅色以及黃色路標。根據研究顯示受測老年人的多任務能力以及認知能力都有所提高,並且能持續數個月。

這個研究的相關論文曾經登上《Nature》的封面,後來實驗室主任 Adam Gazzaley 創立 Akili公司開發出另一款遊戲《Project:EVO》,並與製藥大廠 Pfizer(輝瑞)協議為《Project:EVO》進行臨床實驗,測試該遊戲是否能用來早期診斷阿茲海默症。

《DragonBox》--玩遊戲也能產生教育效果

《DragonBox》是一個很有趣的遊戲,它的設計非常巧妙,能夠讓小朋友在沒發現自己正在學習數學的狀況下,學習到複雜的代數觀念。遊戲以左右兩塊面板代替數學式等號的兩側,左右兩側各自分佈有數個圖案,有的圖案會有黑色的版本,將同一側的黑白兩個圖案相疊加便會變成一個黑洞圖案(代表0),點擊黑洞圖案就可以把它消除。遊戲的目的便是要讓某一側只留下名為 DragonBox的圖案。隨著遊戲進度的攀升,原本的抽象圖案便會慢慢的被抽換成適當的數學符號,根據實驗當遊玩《DragonBox》90分鐘之後,在4000名孩童當中約有90%的小孩在代數運算方面的能力獲得明顯提升。

 

*** 透過遊戲進行教學 ***

2011年,美國總統 Obama 曾經號召要開發出跟最棒的電玩遊戲一樣有趣的教育軟體,他也曾經呼籲更多人來一起學習寫程式。美國白宮在2014年的美國電腦科學教育周邀請了20名中學生到白宮使用程式自學網站 Hour of Code 學習程式設計,Obama 雖然並沒有完成 Hour of Code 的程式教程,最後卻還是透過 Google 開發的 Blockly Games 以 Javascript 寫了一小段程式碼,在螢幕上畫出一個方型色塊,成為史上第一位寫程式的美國總統。

SRI International(史丹佛國際研究中心)做過一個關於數位遊戲與學習成效間的相關研究,結果顯示在課程中加入數位遊戲可以提升認知學習成效12%,並且能改善解決問題的能力及記憶力。

2012年的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共有65個國家及經濟體參與,15歲學生樣本超過51萬人,而美國學生的平均分數落在第36名,只有超過整體平均值一些些。對於這個現況 DeLoura 表示:「如果我們可以透過遊戲來提升學習成效,我們就應該去嘗試看看。」

加拿大的一名高中物理教師 Shawn Young 與家人合作開發出了一款教學遊戲系統《Classcraft》。由老師擔任遊戲的GM,5~6名學生組成一個團隊,各自扮演像是戰士、法師或僧侶的角色,老師依據遊戲規則以及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來加減學生角色的經驗值或生命值,例如學生表現積極、答對課堂上的問題可以獲得經驗值,遲到、欠繳作業則會被扣除生命值等等。許多使用《Classcraft》進行教學的教師紛紛表示該遊戲讓學生變得樂於投入課堂活動,並且改善學習態度。

在《Minecraft》爆紅之後,美國有名教師 Joel Levin 嘗試希望能將該遊戲應用在課堂教學上,獲得許多教師支持甚至連開發商 Mojang 也與他接觸,最後他與其他人合作創立了 TeacherGaming,讓這款教育版的《MinecraftEdu》得以誕生。教師可以利用《MinecraftEdu》創建各式各樣的教學內容,並且讓學生進行探索,例如在遊戲中重建歷史建築、建立生物模型,或是讓學生建立一座城鎮並嘗試運行社會機制。

David Hunter 則是設計出了一款名為《Zombie-Based Learning》的教材,這是一個有關殭屍入侵的劇本,內容超過70堂課程。學生必須在各式各樣的活動、作業,以及討論之中思考如何閃避這些殭屍以及維持資源的供給,並試著進一步重建這個被殭屍入侵的社會。

 

*** 由白宮所舉辦的 Game Jam 活動 ***

2014年9月6日~8日,白宮舉辦了一個名為《White House Education Game Jam》的 Game Jam 活動,希望開發出能運用在老師課堂教學上的教育遊戲 prototype。該活動一共有105名遊戲開發者加上35名老師、學生,以及教育研究者共襄盛舉,其中包括來自 SCEA、EA,以及 UBISOFT 等知名遊戲開發商的成員。這些來自各地的人士分成了23個小組並經過48小時的腦力激盪,最後完成了許多可以應用在教學上的 prototype。

《Endemos》是其中一個遊戲,是由 Team Wolfshark 完成的作品,玩家可以自由編輯出各種生物,設定像是大小、壽命、生命力、移動速度,以及肉食草食等數值,然後將生物配置在虛擬世界裡面。希望能夠讓學生藉由觀察生物在虛擬世界中的行為,來學習生態系統相關的知識。

《Endemos》影片

 

另外一個介紹的遊戲是《Global Doomination》,在遊戲中玩家可以產生一種名為 Gloob 的生物,隨著遊戲時間經過他們會遇到一次又一次的天災,大部份的 Gloob 會死於天災,但其中一小部分會因為身體產生過變異而能從災難中活下來。玩家的目的就是不斷創造出能從這些海嘯、火山噴發,以及細菌感染襲擊下存活的生物,並且觀察他們如何藉由進化來度過這些災難。

《Global Doomination》影片

如果對其他《White House Education Game Jam》相關的作品影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下面連結:
White House Game Jam - 2014

 

*** 持續探索遊戲的未來 ***

在演說的最後 DeLoura 表示,自己並不是要號召大家投入教育遊戲的創作,而是鼓勵大家去思考新類型的遊戲。

「作為娛樂遊戲相關的開發者,我們已經走過了一段很長的道路。」DeLoura 說:「遊戲變得越來越棒,並且擁有相當多樣化的平台,我們正在探索遊戲到底是什麼,而這些蘊含的可能性總是能讓人感到驚奇。」